當前位置:主頁 > 娛樂 > 娛樂新聞 > 圈養動物──為教育還是為娛樂?

圈養動物──為教育還是為娛樂?

2019-06-06 14:27:29   來源:未知
文章導讀

說到江一燕,首先想到的關鍵詞是文藝女神、攝影愛好者、娛樂圈支教老師。確實,江一燕文雅的長相加上與世無爭的姿態讓很多網友將其奉為娛樂圈最文藝的女星。 然而,這個清純無害的女星身上,卻纏繞著種種緋聞。 在與佟大為因戲生情卻分道揚鑣之后,2009年,江一燕成為好

動物園的意義是……

除卻海洋生物,被用作動物表演的陸地生物也多不勝數。

馬戲團里跳火圈的老虎、跳舞的大象、直立騎腳車的熊和猴子,要讓這些野生動物做違反習性與完全超出生理構造可承擔的動作,以及獲得它們的絕對服從,只有皮鞭、鐵棒和食物恩威并施,一旦反抗或拒絕聽話就是一頓抽打或讓它們饑餓直到屈服。

而訓練的方式更是殘忍不已,要如何訓練一只熊站立?將鏈子拴在熊的脖子上,另一端系在墻上,若學不會用后腿站立,便會窒息而死。而學會這項技能的熊,由于長期站立導致股骨崩壞,當中有大多數罹患精神疾病和終生殘疾。

曾前往泰國旅游的人們應該曾看過有關騎大象、看大象畫畫踢球表演的項目。為了讓陸地上體型最大的龐然巨獸聽話,鐵鉤、電擊棍就藏在象夫身上,只要不服從隨時落在大象的耳朵、鼻子和頭上。

不久前,泰國普吉島動物園一頭3歲小象長期腹瀉和營養不良,骨頭變得易碎,還得在園內跳舞逗游客開心,結果疑似過于疲憊倒地時雙腿折斷,3天后逝世。

在野外它們為了生存,也許日日在上演生死相搏,但是被人類圈養之后,它們的犧牲和痛苦只是為了娛樂人類,而非出于自然規律和生存的需求,完全是一場毫無意義的殺戮和虐待。

變了味的動物園

每每談到圈養動物,總繞不過“動物園”該不該存在的爭議。

現存歷史最悠久的動物園是奧地利的“維也納動物園”〔Vienna Zoo〕,它演變自以前的皇家動物展覽館,是哈布斯堡王朝于1752年建成的。

動物園一開始存在的意義是將野生動物帶到城市里作為展示,滿足人們的獵奇心態,到后來成為研究動物進而達到保育的作用,亦成為孩子們通往世界的窗口,真實感受到大自然的魅力,以及造物主的心靈手巧。

可是圈禁在動物園里的動物還能展示天然的模樣,給孩子們起到教育的作用嗎?善待動物組織(PETA ASIA)高級副總裁杰森.貝克顯然不這?認為。

他通過電郵回復指出,通過囚禁的方式將動物展示在孩子面前,無助于讓他們學會尊重動物,同時一些研究顯示動物園的游客只會在每個展區逗留數分鐘,顯然娛樂的成分要高于教育。

“部分動物園閉展是因為他們認知到他們無法滿足各種動物的行為需求。遭圈禁的動物被剝奪了非常重要的自然生活,包括家庭生活、自由、活動空間。它們會通過強迫性、重復性和自毀的行為例如踱步、頭部晃動、咀嚼自己的手臂、拔出自己的毛發來表達沮喪和孤寂。”

牛津大學一份報告提到,他們用長達40年的時間觀察分別處于圈禁和野生狀態的動物,發現北極熊、獅子、老虎以及獵豹在圈禁環境中顯示備受壓力以及出現心理功能障礙,并總結“圈養自然廣泛的食肉性動物(的情況)應逐步改善或淘汰。”

同時,報告還指出,“多余”的動物經常被銷毀或出售,有的動物園甚至還提供“貨源”給馬戲團、實驗機構和野味市場。

動物園存在的必要

當然,除卻以營利為主的各種大大小小動物園以外,還有真正為保育和研究而存在的國家動物園。

馬來西亞野生生物保護學會(WCS Malaysia)馬來西亞項目總監麥爾文.古瑪提到,部分管理不當的動物園使用的籠子和圍墻太小,沒有豐容的環境或者是錯誤的食物配給都會對動物造成傷害。

“部分動物園里的動物確實有助于科學研究和教育目的,比如在圈養環境長大,無法被野化放歸的。它們可用以觀察圈養動物的行為,然后發現它們的行為舉止就與野生的同類有所區別。

“另一種研究是了解它們的基因構成,尤其是純種的動物。”

有了這些在圈養環境出生長大的動物,無論出于教育或研究的目的,動物園便無需引入從野外捕獲的種群。另外,動物園也有助于維持動物種群的繁殖數量,特別是極度罕見的稀有物種。

盡管動物園具備存在價值,但并不意味著要忽視動物的福利。

動物園應該彷造動物原本所居住的自然棲息地,例如栽種樹木和樹枝供靈長類攀爬,鍛煉它們的技能;若將來會被放歸野外的動物,設定鼓勵它們尋找食物的豐容計劃也很重要,以確保它們能在野外覓食。

野化放歸有難度

“捕捉易,野化難”也許能概括動物保護所遭遇的難題,因為并不是所有被野捕后的動物都適合回歸野外。

例如曾因一雙無辜大眼和長相可愛而被人類當寵物豢養的懶猴(又稱蜂猴),當獵人殺死母猴奪過幼崽后,便會用指甲刀剪掉它們抵御天敵的牙齒,然后轉售予寵物業者。即便它們成功獲得解救,沒有了牙齒,也沒有從母親身上習得生存技能,貿貿然放歸野外無疑是死路一條,從被捕那一刻就注定它們再也無法回到森林里,回到原來的生活。

對于野化放歸問題,麥爾文.古瑪表示,除非有非常恰當的放歸計劃,否則圈養已久的動物是不可能放歸的。且只有特定種類的動物可以成功放歸。

“野生的掠食動物在原地被捕,然后立即放歸是安全、成功的。但是對于那些被圈養很久的動物,它們可能習慣接觸人類,如果放歸野外最后可能會走進人類的村子里。還有一些動物可能失去在叢林生活的技能,像是捕獵和攀爬技能,或甚至連遷徙路徑的知識都喪失了,放歸可能會令它們喪命。”

因《人魚童話》(Free Willy)的虎鯨主角Keiko在一夕爆紅后,它所身處的墨西哥海洋館在群眾壓力之下,無償交給“解救Willy基金會”,在專家們的協助下制定一系列的野化放歸訓練,一步步地協助它適應海洋、學會捕魚。

當它回歸大海后,皮膚病開始痊愈,不斷變換泳姿并發出從未聽過的聲音,這是在圈養期間從未有過的,于是專家揣測那是來自它原生家族的“語言”。

動物園可轉型為動物庇護所

它在冰島的峽灣生活4年后,跟一個虎鯨群成功接觸,成功融入它們,還隨著它們離開了冰島峽灣。根據數據顯示,它每日游動距離多達130公里,各項指標亦非常良好,最后跟著虎鯨群游到了挪威。

爾后,圈養的問題開始顯現。Keiko已經習慣跟人類接觸,它在挪威海灣會主動親近人類,甚至會允許人騎在它的背上游弋。于是動物保護機構禁止居民和游客接近Keiko,避免妨礙Keiko回歸大海的進程。

而漸漸地Keiko彷佛有所察覺,從此也遠離人群,2003年12月12日它的尸體被發現在淺灘上,死因是肺炎,享年27歲,遠低于野生虎鯨的平均壽命。

2009年7月出版的《海洋哺乳動物》期刊指出,Keiko無法融入野生虎鯨群,盡管它跟它們同游卻沒有社交行為,也無法斷絕它要與人類交流的需求。

這是否表示野化放歸的舉動是錯的?

對此,杰森.貝克則表示,Keiko被野化放歸后依舊存活了5年,27歲之齡已經是當時圈養虎鯨中的高齡,直到今天還可算是前五名最高壽的虎鯨之一,而就在它重獲自由,在廣闊無垠的大海歡快游弋的5年里,海洋世界又有17頭圈養虎鯨死亡。

“它的放歸計劃是成功的。”

在他的觀念里,即使出生在圈養環境中而無法放歸野外的動物,將它們安置動物園距離理想的環境還很遙遠。

“最好的環境是非盈利的動物保護區,尤其是由全球動物救援聯盟認可的保護區,至少可以確保他們是將動物的福利放在利益之前。”

杰森.貝克補充,雖然動物園主張他們是保護一些物種免于滅絕,但是動物園里絕大多數都是非瀕危物種,研究說明動物園里只有18%的陸地動物是面臨威脅或瀕危,近4000種動物里僅691種處于滅絕的危險。

“動物園方可以停止購買和繁殖動物,轉化成真正的動物避難所,在那之前,人們可以先作出改變,支持提供終生照護和自然環境,讓動物保持自然正常天性、不被強迫表演、繁殖或工作的動物庇護所。”

提示:支持鍵盤“←→”鍵翻頁

最新推薦

精彩專題

娛樂新聞
双色球推荐号码